霜送晓寒

爱鱼鱼,女神是长歌,cp什么的超级好吃

一篇双花的诗(我自己都不知道写的什么玩意)

其实是语文老师布置的作业,jio得还行就发了


下面正文


残花落幕

——记双花(张佳乐视角)


那一年,西部荒野,百花盛开

枪响,剑起,雷鸣,繁花血景


那一年,一杆却邪挑破了血与花

但是仍然微笑地去面对


那一年,他用惨白的左手向他告别

自此繁花中少了那抹血色


那一年,选择独自扛起整个楼

但在一片光影之下倒塌


那一年,燃烧尽了最后的疯狂

早已疲惫的他选择了退役


那一年,已身在异队的他与他相遇

今日之猎寻对上昔日之葬花


这是永远的双花

永远的繁花血景

江山渲染曾入画

梦里再一夏


(后记:诗中的楼我最开始想到的是烟雨楼,不过我觉得,张佳乐为了扛起百花也付出了许多,他早就累了,所以他在第七赛季退役。后来他加入霸图,只是为了那一个冠军,我实在有点不明白百花粉丝的看法,张佳乐两次率领百花进入决赛,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待他。早在孙哲平退役的时候张佳乐就变了,从策应者变成了攻击手,张佳乐的心情肯定很痛苦,看了很多双花的同人,都觉得十分的可惜,也许孙哲平不退役,第五赛季百花应该就是冠军了吧。最后,爱乐乐,爱双花!)


yl与华雨季和星火要更,不然寄刀片,美工刀还是指甲刀?

花落尽之唱


cp双花  张佳乐性转

第一次写,不喜勿喷

————————————————————————————————

枪声和剑带起的罡风声交错在一起。

一边,一名男子手拿着一柄重剑,酷酷地站在那里。另一边,一个瑰红色长发的女子双手各持着一支手枪,不断移动这位置。

“放弃吧,你打不过我的。”男子收剑,然后走向女子。

女子冷哼一声,将枪插进枪鞘,说:“下次我一定会打过你。”

男子笑:“好,下次。”

张佳乐,军方著名的大美女,枪术第一。

孙哲平,很少数使用冷武器的人,但没人打得过他。

他们所在的小组,现在的任务只有一个,缉拿百花首席杀手百花缭乱。他们好几次差点抓住了百花缭乱,但都被百花缭乱用各种炸弹给强行逃脱了。

这种特别绚烂又具有杀伤力的方法被称为“百花式打法”,他们对此也很好奇,百花缭乱自己是怎么看见路的。

张佳乐伸了个懒腰,拉住了孙哲平的手,说:“走吧,吃饭去,饿死我了。”

孙哲平摸摸张佳乐的头,说:“你不活的挺好的嘛。”

“哎呀,比喻而已啊。”张佳乐早就放弃了自己的头发,送给孙哲平一对白眼。

这时,张佳乐手腕上的军用通讯器响了,张佳乐抬手接通了通讯器,传来了一个很急促的声音:

“张姐,你和孙哥来会议室一下,有百花缭乱的消息了。”

“好,我们这就过去。”张佳乐说,然后挂掉了通讯器,和孙哲平一起跑向会议室。

会议室内,已经坐了四个人,再加上张佳乐和孙哲平,正是小组的所有成员。张佳乐和孙哲平向其他人点头致意,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有什么消息啊?”张佳乐问。

“最近我们在K市多次发现了百花缭乱的踪迹,我们认为,百花总部就在K市。”

“K市?离我们这里挺近的啊!那我们是不是要去K市搜捕一番?”张佳乐很惊讶地说。

“我们还推断出百花在市中心的Z氏集体的内部,因为我们发现百花缭乱多次在那落脚。”

“晚上,晚上就出发。”孙哲平说。他是小组的组长,本身实力强大,小组成员也极其信服他,他说一其他人不敢说二。(张佳乐除外)

“好!”众人答道,起身去准备。

“这段时间小心一点,军方的人回过来,我也会回来一下。”

“是!首席!”

夜幕降临,繁华的K市依旧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为了不引人注目,孙哲平决定分头行动,他相信自己队友的实力,打不过百花缭乱也可以牵制一下。

不过,他还是担心一件事,那就是,人。他怕百花缭乱会伤及无辜,毕竟“百花式打法”的波及范围很大,子弹和炸弹可不长眼睛,而且会造成大规模的骚乱。

“小心点,别伤到其他人。”孙哲平吩咐道,“记得随时联系。”说着他转进小巷子,顺着羊肠小道向市中心走去。

他们对K市的地形做过研究,地形图早就烙印在脑海里,他们知道什么路直通什么地方。

临近冬天,大街上的男男女女都围上了围巾,披上了棉袄。一个黑色短发的女子理了理碎发,用围巾挡住了脸部,大步往市中心的方向走去。

走到Z氏集团的门口,女子没有停顿,径直走了进去。

女子绕迷宫一般地在Z氏集团的一楼绕了一大圈,非常轻车熟路地走到一个很隐蔽的电梯前。女子停下来,环视一周,才走进电梯。

电梯内没有楼层的按键,只有控制电梯门的开关,女子直到走出了电梯才摘下围巾,喘了口气,小声说:“真是的,快憋死我了。”

一个男子迎了上来恭敬地说:“首席。”

“嗯,先走吧,边走边说。”女子说,扯下了黑色短发,露出了一头瑰红色的长发。

如果军方的人看见的话,一会非常吃惊,百花缭乱,张佳乐,是同一个人。

“现在总部的情况怎么样?”张佳乐问。

“队员都被疏散了,等过了这个风头再召集回来。”男子说。

“总部这边还是要留一些人,以防万一。”张佳乐说,“军方的人会来,等我走后把这个电梯给封了,他们推出百花总部在Z氏集团。我会去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好,首席你要小心。”男子说。

“我会的,先走了。”张佳乐说,说完便转身离去。在电梯下降到最底层之前张佳乐就完成了伪装,她没有走正门,她估计孙哲平已经到了。

果不其然,张佳乐从侧门出来,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大街对面、Z氏集团正门口的孙哲平。孙哲平到了,其他人应该也快了。

靠!有点麻烦!张佳乐暗骂一声。想是这么想,还是从腰带上取下一枚闪光弹,抖动手腕,将闪光弹送到孙哲平脚下。

孙哲平也不傻,迅速跳到一边。如果是普通的手雷,孙哲平这一跳就够了,只可惜,只是个闪光弹,本身毫无伤害,但又不能不防。

真辣眼睛。孙哲平吐槽。

张佳乐毫不犹豫地钻进巷子中,孙哲平缓了缓后追了上去。

张佳乐向四周看看,认准一栋楼冲了进去,孙哲平也跟了进去。楼道的间隙偏小,对于张佳乐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但对孙哲平来说就不一样了。孙哲平背上的重剑体积偏大,上楼的过程中时不时会刮碰一下,会略微降低他的速度。

原本张佳乐的速度就比孙哲平的速度要快一点,再有环境因素的影响,张佳乐很快就把孙哲平甩在后面。不得不说张佳乐用心良苦。

“都到Z氏集团右边的巷子里来,百花缭乱就在这。”孙哲平用军用通讯器指挥道,“准备截堵。”

张佳乐很清晰地听见了这句话,胃狠狠地抽了一下。这孙哲平,挺麻烦的,不过,以为这样就可以拦住我?笑话!

张佳乐跑到楼顶后,来到了边缘,取出事先准备好的金属抓钩,挂在旁边的栏杆上,扯了几下,确定足够结实后跳了下去。

作为顶级杀手,张佳乐的身体素质极好。说实话,孙哲平都不一定比得上她,所以说这六七层高对张佳乐来说不算什么。

张佳乐的脚触地后,用力一甩绳子,金属抓钩落下,抬手,稳稳地抓住。

切!想追上我,在等八百年吧!

张佳乐取下黑色假发,摸摸被汗水浸湿的瑰红色长发。为了不让其他人怀疑,张佳乐还是用军用通讯器说了下。

“大孙我没看见百花缭乱啊。”张佳乐说。

“他上楼了,都到外面集合一下。”孙哲平说。

“哦。”张佳乐说。哈哈!计划通!

孙哲平等三个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张佳乐看见孙哲平后跑了上去,问:“大孙你看见百花缭乱了?”

“嗯,还是让他跑了。”孙哲平说,听他的口气,无不带着惋惜。

“哎,你们说百花缭乱是男的还是女的?”一个队员突然问道。

“应该是男的,他的体力可能比我还好。”孙哲平说。

张佳乐抗议:“喂喂喂!你们鄙视女性啊!小心我回去收拾你们!”

“你打不过我的。”孙哲平默默地补了一刀。张佳乐中刀,再次送给孙哲平一对白眼。

哼!我用百花式打法不把你炸死!

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另外两个队员也到了,孙哲平手一挥,说:“走,去Z氏集团。”

张佳乐的心漏跳一拍。

不是吧?怕什么来什么!

“这次集体行动。”孙哲平说。

“呼——”张佳乐长叹一口气。他们应该发现不了吧?

孙哲平注意到了张佳乐的异样,问:“乐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不是,晚上没吃饭,饿了。”张佳乐很幽怨地说。

“哈哈哈!”众人笑,包括孙哲平。

孙哲平搂住张佳乐的肩膀,说:“好了,回去我请你吃夜宵。”

张佳乐兴奋地说:“好!吃穷你!”

队员们纷纷把头扭到一边。日常秀恩爱,单身狗请靠边,否则后果自负。

在Z氏集团内终究没有任何发现,这让张佳乐始终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张佳乐在离开的时候回望了一眼,眼神中流露出淡淡的忧伤。百花,真的只能在暗处吗?我们杀死的人,本就是死犯啊。放心好了,我,张佳乐,会为百花正名。

伪装,还真累呢。呵。

这种低落的情绪很快就被张佳乐压了下去,她轻轻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行了,先回去吧,百花缭乱是个对手。”孙哲平顿了顿,又说道,“但我又很奇怪,他当时完全可以杀了我的,但他又没有这么做……”

张佳乐说:“我觉得,他想和你正面交手。有个旗鼓相当的对手,谁都不想这样一个对手就此死去。”

孙哲平点点头,说:“大概是吧。不过,要我也会这么做。”

是啊,我就是这么做的。张佳乐笑笑。

“大孙,走啦,吃夜宵去。”张佳乐说。

“好。”孙哲平对其他队员说,“你们先回去吧,我们去吃个夜宵。”

众队员“OK”,然后立马离开。

“就我们俩?”“挺好的。”

张佳乐不禁在心里暗叹一声。孙哲平,你知道吗?我们终究,还是对手啊!我会来参军,只为了一个目的。

杀了你。

我知道,自由者落花狼藉,著名的赏金猎人,就是你。我必须这么做,也不得不怎么做……

心里是这样想,但她白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不悦之色。时光若能静止该多好。

只是,我做不到。

……

回去后,张佳乐回到自己的房间,很疲惫地躺在床上。她很想哭,但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也哭不出来。

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张佳乐看了一眼,一条短信,来自,百花信息部。

“首席,我们在军方的人透露消息,近期有一个任务,要大规模扫荡K市,主要目标就是Z氏集团。所以您看,我们该怎么办?”

张佳乐拿起手机,回道:“是我的疏忽,让他们发现了我的行踪。先这样,所有队员前往不同城市的百花分部,注意,分开行动,一个都不准留在总部!总部在走之前得收拾一下。K市这边,就交给我了。”

“不行啊!首席!你一个人挡不住军方的人,而且,你有可能会暴露身份!”

“放心吧!我有把握全身而退,至于暴露身份,不会的!”张佳乐冲着天花板笑了笑,“我可是百花缭乱。”

百花信息部的人愣了一下,随即目光变得坚定起来,百花缭乱,顶级杀手,百花的骄傲!

发完短信后,张佳乐放下手机,揉了揉太阳穴,自言自语道:“哎,又有的忙活了。”

另一边,军方最高层。

“落花,这次任务你负责。”

“当然。”

“很有自信啊,不愧是赏金猎人落花狼藉。 ”

几天后  黄昏  K市

若是昔日,这时的K市一定热闹非凡。现在,曾经的繁华的街道空无一人。

因为要大规模搜捕,有可能会用到枪械,所以早在几天前就将全市的人疏散到其他城市。

孙哲平站在K市市中心的广场上,作为这次任务的负责人,他深知这次任务有多么困难。百花的队员应该都走了,但百花首席杀手百花缭乱一定还在K市。

不过,通过这种方式来抓百花缭乱,军方的人还是太天真了。如果是真的有那么容易,之前几次任务百花缭乱就被抓到了。

乐乐不在呢。

昨天孙哲平去找张佳乐的时候,张佳乐说她不参加这次任务,理由是不舒服。好吧,女生的特殊时期孙哲平表示理解(其实并没有),也没有强迫张佳乐参加。只是,有张佳乐在,他更好对付百花缭乱一些。

此时,他听了枪鸣声。

百花缭乱?

孙哲平迅速往枪响的地方跑去,可是,还是慢了,等他到了,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滩鲜红的液体和几具尸体。

可恶啊!孙哲平不禁攥紧了拳头。

突然传了一声轻笑:“落花狼藉?好巧啊,你,是来找我的吧?”

孙哲平转身,看见一个黑色短发、戴着口罩的女子,她的风衣口袋里,插着两只手枪,腰间,别着各式各样的炸弹,俨然一个行走的弹药库。

孙哲平冷冷地说:“百花缭乱?”同时也很吃惊,她是怎么知道他的身份的。

“是呀,我就是百花缭乱。嗯,别想着包围我,我敢大庭广众地站在这里,就是因为,我根本不怕!你也别做出这个表情,我们之前是见过面的,而且查出你的身份对我来说,并不难!”百花缭乱,不,张佳乐,微微仰起头,傲然地说。

“哼,真是自信啊。”孙哲平嘲讽道。

“呵呵。”张佳乐笑,“我是不能以一人之力来抵挡那么多军方的人,但我有把握全身而退,以及,杀了你。”说完,掏出手枪,朝着孙哲平就是一枪。

孙哲平一直都有防着,见张佳乐掏枪,一个滑步,躲开了飞射过来的子弹,挥出重剑,斩向张佳乐。

面对着迎面而来的重剑,张佳乐丝毫不惧,毕竟,见过太多次了。

“砰!”“碰!”

一枚子弹非常精准地击在剑尖上,让重剑偏离了原先的轨迹。孙哲平一惊,不禁暗叹,眼力也太好了吧!

不过重剑的质量大,惯性大,孙哲平本身力气也大,这也是他选择重剑的原因。重剑在孙哲平的控制下依旧斩向张佳乐。

两人距离很近,张佳乐弯腰躲过重剑后,手肘递了上去。杀手守则第二条:任何东西都是你的武器,包括你自己。

孙哲平没有握剑的左手擒拿住了张佳乐的手腕,用力一扭,疼得张佳乐嘶牙咧嘴 。

张佳乐顺着孙哲平的力道转了一圈,然后抬腿,踢中了孙哲平的左手,向后一步,挣脱了孙哲平的束缚。

而后毫不犹豫地举枪,抵在了孙哲平的额头上。

“我说了,杀了你轻而易举。”张佳乐有一次开口。

“那你就动手吧。”孙哲平淡淡地说。

听了孙哲平这句话,第一次握枪杀人手都不会抖的张佳乐的手剧烈颤抖起来。孙哲平能明显地感觉到这只手在不停地颤抖,他不禁疑惑起来:她真的是百花缭乱吗?

突然,他看见了一双清澈的、琥珀色的眼眸,在阳光的照耀下,正闪着点点泪花。

“哼!”张佳乐发泄似得用力踹中孙哲平的腹部,孙哲平倒飞而出,张佳乐狠狠地瞪了孙哲平一眼,接着消失在一片日晕之中。

孙哲平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结果出现了戏剧性的逆转。

“啧,真狠啊。”孙哲平强忍着腹部的剧痛,站了起来,还不忘吐槽一句。

“撤了,没什么好搜的。”孙哲平吩咐道。

百花缭乱,披上了更神秘的面纱。她是认识我的。孙哲平想。

张佳乐通过百花的地下网回到了军部,望了一眼孙哲平房间的方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坐在地上抱头痛哭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张佳乐的房门被敲响,张佳乐用衣袖随便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打开了门。

敲门的人是和张佳乐一个小组的队员,他说道:“张姐,孙哥受伤了,你要不要去看一下他?”

张佳乐点点头,说:“他在哪?”

队员说:“房间。”

张佳乐说:“行了,你去忙吧,我去看看他。”孙哲平的房间就在张佳乐房间的斜对面,张佳乐走过去,轻叩几下,没过几秒,孙哲平开了门。

看见孙哲平,张佳乐又控制不住情绪,猛地抱住孙哲平哭了出来。

“大孙,我……我对不起……”张佳乐啜泣道。

孙哲平摸摸张佳乐的长发,安慰道:“好了,哭什么,我这不挺好的嘛?”

“骗人!你都受伤了好什么好!还有你受伤了为什么不去医务室?!”张佳乐擦擦眼泪,戳了戳孙哲平,吼道。

“没事,还好 ”孙哲平说。

“切!被人踹一脚你高兴啊!”张佳乐继续吼道,“走!去医务室!”不由分说地拉着孙哲平大步走向医务室。

孙哲平无奈地说:“喂!我真的没事!”

“不信!”张佳乐分明记得她当时用了多大的力,孙哲平一点事都没有?不可能。

一路上,很多军官很诧异地看着一脸怒容的张佳乐和被张佳乐拉着地一脸无奈的孙哲平。全员震惊,发生了什么?

张佳乐几乎是踹开了医务室的门,事实上门并没有锁,轻轻一推就开了,不过以张佳乐这一脚的力气估计锁着的门都可以强行踹开。

“张姐,怎么了?”坐在一张桌子后的小医生站起来,问。

“邹远,是这样的,大孙出任务的时候受伤了,你帮他看一下。不准说没问题,没问题的话我会找你的麻烦的!”张佳乐说。

邹远略微迟疑了一下,说:“好,孙哥你来一下。”

孙哲平企图挣扎,看见了张佳乐可以杀人的眼神,于是放弃挣扎。结果只是做了个简单的检查,仅仅用了几分钟。

“怎么样?”张佳乐问。

“总体还好,但是腹部有一块很大的淤青,而且,体温偏高。建议,静养一星期。”邹远说,又问道,“孙哥你怎么弄的?”

孙哲平“呃”了半天,才说:“被百花缭乱伤的。”

邹远说:“不应该是枪伤吗?”说着看了一眼张佳乐。

“如果有枪伤,那就在这了。”孙哲平指了指自己的额头,“结果百花缭乱踹了我一脚,然后她就跑了。”

“啧……”张佳乐在一旁感叹着。她当时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就按不下那个扳机,轻而易举的一件事,她,做不到。

“我之前都说了,你受伤了还是怎么了来医务室一下,我知道你体质好,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现在好了吧?!”张佳乐责怪道。

“好好好……”孙哲平一把捂住张佳乐的嘴,“我知道了。”

“切!”张佳乐再次送给孙哲平一对白眼,对邹远说,“那邹远我们先走了啊,谢了!”

邹远等二人走后走去锁上了门,拨通了个电话。在军方内部打电话,内容是会被监听的,不过,还是有例外,比如,百花技术部研发的屏蔽器。

“百花,我是花繁似锦,任务,暗杀落花狼藉,请求援兵。”首席,你既然下不去手,那就由我们来吧。落花狼藉不死,我等以后就危险了。

张佳乐像来的时候一样来着孙哲平,一路边走边说:“大孙你听好了这一周你哪里也不要去,就在宿舍里呆着,邹远说了,静养!静养知道吗?”

“不知道,我又没残。”孙哲平说,“一个星期都在宿舍,我不得无聊死。”

“行啦,我没事就来陪你,好不好?”张佳乐说。

“好。”孙哲平微笑着,揉了揉张佳乐的头。

为了为了不妨碍孙哲平行动,邹远只是给他开了点药,然后让张佳乐代拿。

跟之前一样,张佳乐打开药包,褐色的粉末中夹杂着一粒透明的颗粒。张佳乐一眼就看见了,当初,她可是参加过药品的研究的。

这个邹远!

碍于孙哲平在旁边,张佳乐只能佯装失手,然后带着怒气去找邹远。

“邹远,你都干了些什么?!”张佳乐再次踹开了门,怒吼道,“我的事你别管!我自有分寸!”略微平息下怒火后,关上了门,说:

“花繁似锦,你好像有点多事啊,接任务的是我不是你,按照规矩我是可以枪决你的,知道吗?孙哲平如果有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邹远愣了一下,答:“首席,他可是落花狼藉,他要不死,我们以后就危险了。”

张佳乐冷哼一声,说:“以后的事以后说,要是他现在死了,你就难逃干系,到时候我也会被发现。你也不好好想一下!”

邹远听了底下了头,说:“首席,我错了。”

“下不为例。”张佳乐说,“再给我一副药包。”

邹远没有说话,从抽屉里拿出药包递给了张佳乐。

“希望你没有在耍你的小聪明,不然 ,你会死的很惨。孙哲平,不是你能动的。”张佳乐站在门口,回过头,晃了晃手中的药包,说道。然后打开了门,走出去后重重关上。

“为了百花,落花狼藉,必须死!”

战争,是百花最后的机会。

“这个张佳乐的身份不一般。”

“也很可疑,我们调查不到她的资料。”

“像这样的人要么很危险,要么背景很大。”

“她现在在落花的身边,可能要收敛一点。”

……

“首席,军方的人开始怀疑你了,小心一点。”

“我知道了。”

一年后

一场战争毫无预兆地爆发。军方一点准备都没有,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对方的先锋部队几百号人眼看就要打下边界小城了。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发、白衣的女子,从胸口处的标志不难认出,女子是百花缭乱,张佳乐。

那带着光影和轰鸣声的百花式打法瞬间就给对方造成了重创。百花式打法是范围性的,人越多,伤害越大。

曾经深受其害的、与张佳乐同组的队员不禁吸一口冷气。百花缭乱和他们交手的时候,好像没有用全力,他们才发现,全力以赴的百花缭乱有多么可怕。

以一敌百。放眼整个军部,没人能做到。

有人不禁疑惑,百花缭乱为什么会来前线?而且,她又是怎么进来的?

张佳乐现在只有一个念头,等孙哲平回来。她和孙哲平同时离开军部,她基本说回百花总部打理一些杂事就回来了,百花内部体系已成,根本不用她过多操心,但是,只有她说一句话,没有人敢不听。

她觉得身后有些喧闹,但那句“孙哲平前辈回来了”清晰地传入她的耳中。紧接着她就听见了那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张佳乐呢?”

张佳乐本来冰冷的面容出现了一点变化,心一软,差点一滴泪就掉了下来。

喂!张佳乐!现在可不是感性的时候!要理性!

控制住波动的心情,聚精会神地投入战斗。她并不怕弹药会用完,用完了她立马走人就可以,以她的身手,没有多少人可以抓住她。

“喂!百花缭乱!合不合作?”孙哲平叫道。

张佳乐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说:“好。”她现在谁都不相信,但她不会不相信孙哲平。直觉如此。

张佳乐一边维持着百花式打法一边向孙哲平退去,孙哲平等张佳乐走到他旁边的时候,说:“我打近战,百花式打法先放一下。”说完提起重剑葬花冲了上去。可孙哲平冲上去的时候百花式打法的光影丝毫没有减弱,直接把孙哲平吞噬了,但孙哲平没有觉得任何不适。

这个百花缭乱好厉害,控制能力好强。

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一点都没有影响孙哲平,反而极大程度地掩护了孙哲平的行踪。

在短暂震惊后孙哲平手中的重剑葬花斩上,鲜红映出,悄然染上了葬花的剑锋。

两人配合十分默契,像是老友一般。

虽说张佳乐之前也和孙哲平打过配合,但这是她第一次用百花式打法和孙哲平一起作战,效果不错。

“落花狼藉,我上了啊!”张佳乐停止投掷炸弹,拿出一支自动手枪,对着孙哲平旁边的人一通乱扫。子弹想长了眼睛一样,很精准地避开了孙哲平,射中了敌人的脑袋。

孙哲平对百花缭乱知道他的身份不再惊讶,毕竟一年已经交手一次。

猎寻,张佳乐的自动手枪的名字。

张佳乐没有继续使用百花式打法,光影却迟迟没有消散,这是因为百花式打法的叠加作用,各式各样的闪光弹和烟雾弹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普通直径的子弹在张佳乐的控制下成了一道弧,最大程度地造成了伤害。因为张佳乐的存在,孙哲平基本没有受到什么伤,百花式打法的光影和张佳乐的射击给孙哲平提供了最好的掩护。

援军的到来,张佳乐观察一下战况后选择退却,这里已经不需要她了,她再不走就要被活捉了。猛然意识到什么,一个回头,邹远拿着一支自动手枪,正对着孙哲平。

“花繁似锦!你敢!”张佳乐跨出一步,挡在孙哲平的身前,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邹远估计已经死了几千次了。

周围一圈人都听见了张佳乐这一吼。花繁似锦,名声仅次于百花缭乱的杀手,然后几乎同时看见了一个举着抢、戴着口罩的男子。

花繁似锦?他怎么也在?

邹远冷冷地说:“为什么?首席,我们带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杀落花狼藉,执行人是你,但你不动手,又三番五次地不让我们动手……你,不会对他产生了感情了吧?你可是杀手!”

张佳乐被邹远说的惊住了,对孙哲平的感情,好像有啊,杀手也是人,完全没有感情,只有机器是这样的吧?

“哼!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他只能死在我的手上!”张佳乐很没有形象地大叫,“上次他受伤的时候我就警告过你了!你是从来没有把我的话当回事?要不是看在还有任务,你早就死了!”

“那首席你到底杀不杀落花狼藉?无数机会从你手上溜走,这不是你!”邹远手中的枪依旧举着,没有因为他面前的是张佳乐而手软。

“……”

“我就是喜欢他了!怎么了?”张佳乐沉默几秒后突然说道。

“果然么……”邹远苦笑。

“对不起,花繁似锦。”张佳乐叹了口气,说,痛苦地闭上眼。再次睁开眼时,邹远倒在血泊里。张佳乐用力掐了一把自己握枪的右手,呵,还真的,难受,当初又何必呢。

孙哲平,落花狼藉。

没办法了……

孙哲平一直看着那道背影,一字一句他都听在耳里,明明是敌人,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百花缭乱,到底是谁?还有,张佳乐怎么还没有回来,战争这种大事她一定知道。

直到那声枪响,唤醒了他的思绪。

张佳乐转过身,对孙哲平说:“落花狼藉,来吧。”

孙哲平领会,说:“不用武器。”废话,他一个近战的去打一个变态的枪手,不太可能。

“行。”张佳乐解下挂着炸弹的腰带,扔在地上,猎寻插着枪鞘里,“我不用猎寻。”

孙哲平也不多问,把葬花随意地插在泥地里,向张佳乐挥挥手,然后走向一片空地。

张佳乐跟上去,在孙哲平对面站定,这是最后的机会,无数机会筑成的机会。

没有“开始”,两人不约而同地冲上去。相距不过一米的时候,张佳乐抬腿,孙哲平出手,两股巨大的力量撞在一起,两人都退了几步。

看上去是平分秋色,实际上说孙哲平占优,没办法,谁让孙哲平是男的。腿的力量一般都比手要大,可孙哲平却能接下张佳乐这一扫,可见其力量之大。

张佳乐也有她的优势,那就是速度和耐力。高速奔跑起来她的速度不亚于优秀的运动员,那些运动员的耐力可远不如张佳乐。但想拖死孙哲平显然不可能,必须要速战速决。

从刚才的碰撞张佳乐意识到了方法,尽可能用腿作战。再近站中力量和速度都很重要,习惯用枪的张佳乐近战能力也不赖,因为之前和孙哲平打多了。

张佳乐再次冲上去,跳劈,右腿向孙哲平的头部打去。跳劈特别好躲,向旁边跨一步就可以了,当然,能挡住自然是最好的,不过你的手估计会废。

孙哲平选择了前者,他没有把握能挡住张佳乐这一击,稳妥地考虑后还是跨出一步,躲开了张佳乐。

张佳乐落地后迅速抬腿,左腿向孙哲平横扫过去。孙哲平的方法极其粗暴,直接用手抓住了张佳乐的脚踝,然后一拳挥出,直击张佳乐的头部,多好,以牙还牙。

张佳乐向后弯腰,撑地的右脚随后离地,双手撑地,完成了一个后空翻。孙哲平见张佳乐弯腰便松开了手,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张佳乐右脚的踢击。

幸好今天固定好了假发。张佳乐庆幸。她的目光不禁凝重起来,孙哲平比想象中要难缠的多,力量有点限制她的速度了。

两人相距不过两米,但谁都没有急于进攻,都站在原地,凝视着对方。

孙哲平开口:“我觉得你很眼熟。”

张佳乐笑:“巧了,我也是。你挺聪明的,知道和我打近战,只不过,想这样打败我,不可能。”
说完果断出拳。孙哲平一掌挡住张佳乐的拳头,另一只手则抓向张佳乐的假发。

张佳乐立马收手,一条腿闪电般横扫,直击孙哲平的腰部。

但张佳乐依旧挡不住抓向她假发的手,无奈地闭上了琥珀色的眼眸,一头瑰红色的长发散下。

忽然全场静寂,张佳乐抬手,摘下口罩。也摘下了两人之间最后的隔膜。

“落花狼藉,继续。”张佳乐轻声说。

“张佳乐……”孙哲平终于明白了,当初百花缭乱为什么没有杀了他,以及张佳乐每次有关百花缭乱的任务时的异样。一切答案,现在都出来了。

“继续!”张佳乐带着哭腔的声音转入孙哲平的耳中,强行打断了他的思绪。张佳乐也不想与孙哲平为敌,但现实又使他们不得不与之为敌。

湿透的长发紧贴在张佳乐的脸上,汗水和泪水混杂在一起,她只觉得手脚都没了力气,跌坐在地上,双手十指抠着水泥地面,渐渐磨出了血迹。

孙哲平蹲下来,抱住了张佳乐,说:“没事,战争结束后我们一起离开。”然后擦擦张佳乐脸上的泪痕。

“孙哲平,你就这么相信我吗?我是个刽子手,你不怕我哪一天会杀了你吗?”张佳乐死盯着孙哲平,说。

“不怕。”孙哲平握住了张佳乐的手,说,“我找人帮你包扎一下。”

张佳乐低下头,说:“不用对我这么好。”一双拳头猛得砸向孙哲平的肩膀,又哭了起来。

“我是不是好残忍,连自己的手下都杀。”

“他好可怜。”

“这一切的源头都是我。”

在孙哲平惊恐的目光下,张佳乐拿出猎寻,对着自己的腹部就是一枪。

梦啊……

百花缭乱已经死了,真对不起,百花。用我的命,来弥补我的过失吧,原谅我的无情。那些死去的人,你们可以安息了。

孙哲平。再见。

K市市中心广场,女子向男子微微一笑。

“喂!大孙!”

“我回来了。”